1. 首页
  2. 生活方式
  3. 消失的年终奖
  • 分享
  • 消失的年终奖

    2019-01-30 16:00:37 来源:    0   生活方式

    2013 年春节前夕,搜狐媒体中心员工邓鑫鑫在新浪微博上看到了一条鸡汤文,大意是说一个男人在外工作 20 年,终于要回家了,老板问他:你是要 20 年的工资还是要 3 句忠告?男人选择了要三个公告,故事的结尾是男人既得到了忠告也得到了 20 个月的工资。

    邓鑫鑫觉得故事好笑,顺手就转发了这条文章,并且附上了自己的评论,“这是无良老板们为了欠薪和不发年终奖编出来的故事吗?”

    6 年后的 2019 年,同样是在春节前夕,“罗辑思维”联合创始人兼CTO快刀青衣(老刀)发了一份内部通知,宣布取消公司产品技术团队今年的年终奖。快刀青衣表示,公司不发年终奖不是为了节约成本,也不是因为经济寒冬或者裁员,而是因为认为年终奖制度不合理,对真正表现突出的同事是不公平的,是所谓的懒政。

    “这条东西,我不希望任何公司以外的人看到”,也许是为了避免引起外界的关注,在通知的末尾,他特意加了这句话。

    可惜,互联网没有不透风的墙,很快这条通知的全文就被贴到了各大社交平台被广泛传播,并广受批判。而让快刀青衣感到更尴尬的是,互联网是有记忆的,对他的言论感到不满的网友们,很快翻出了他在六年前发布的那条微博。

    没错,六年的时间里,邓鑫鑫已经从一名搜狐员工变成了互联网知名大V以及独角兽公司的联合创始人,从一个胆战心惊等着发年终奖的员工变成了能决定给不给员工发年终奖的决策者。

    但显然,在看很多人看来,和他的前老板张朝阳相比,快刀青衣在年终奖这件事情上并不厚道。“2013-2018,时间改变了很多。自己的公司成了不发年终奖的恶龙,真是讽刺”,在快刀青衣的微博下面,有人这样评论。

    2019 年初,“罗辑思维”不是第一个因为年终奖问题被员工diss的互联网公司。宣布年终奖减半的滴滴、年底前突击裁员的美团、年终奖杳无音信的京东、不仅没有年终奖反而降薪的沪江网,一连串的坏消息消息构成了 2019 年互联网行业年终奖的基础色调。

    在互联网人谢辉(化名)的记忆里,今年的情况非常罕见,在往年,年前一个月甚至更早,朋友圈都会被各种“豪华”年终奖的消息刷屏, 100 个月工资、百万年终奖、奔驰汽车这些奖品都展现着互联网公司们“壕气”的一面,成为互联网公司们比拼的一项资本。

    但是今天在社交媒体上,人们开始悄悄抱怨 2018 年没有年终奖或者年终奖被削减的事情。

    诸多迹象显示,过去一年,互联网圈的年终奖不太好看。

    年终奖惊魂

    1 月 25 日,一则关于微信年终奖的消息开始在互联网上流传。有多位网友发微博称,微信某部门年终奖 20 亿,人均 280 万,此外微信年会阳光普照奖每人发了一台顶配的iPhone Xs Max,还发 2888 元红包,并提前 4 个月调薪。

    不过腾讯公司公关总监张军很快辟谣,称年终奖有增长是真,但人均 280 万是不可能的,即便如此,苹果手机加上红包也足以羡煞他人。

    在微信高调“炫富”的背后,大多数人只有羡慕的份。“腾讯酒肉臭、路有裁员狗”这句调侃的背后, 2019 年互联网人几多酸楚。

    “入职的时候说的天花乱坠各种福利奖金,结果明天要发工资了今天来这么一条——不发年终奖”,对于快刀青衣的做法,一位“罗辑思维”员工感到愤愤不平。一些人既疑惑又失望,当初“罗辑思维”的招聘广告明明写着“如果年终奖不理想,是不是考虑换份工作?”,现在为何振振有词地不发年终奖?

    拿不到年终奖的不只是“罗辑思维”的员工,互联网教育巨头沪江的员工则得到了一个更糟糕的消息——不仅没有年终奖,而且会在 2019 年 3 月进行裁员。一份来自沪江网总裁办公室的通知称,沪江网的核心管理层将降薪20%-50%,同时还失去了独立的办公室。对此,一位沪江网内部人士表示消息属实。

    和“罗辑思维”、沪江网这种取消年终奖的公司相比,滴滴、美团员工们的日子也不会好过太多。

    2018 年 12 月 14 日,在北京西二旗总部,滴滴出行召开了公司的全员大会。即将迎来本命年的滴滴CEO程维表情严肃,他专门提到了年终奖的问题,明确表示今年员工年终奖的力度比去年缩减一半,滴滴高管集体不拿年终奖。

    以 2017 年为例,滴滴的年终奖主要分为五档,最高一档可以拿到 10 个月工资,后面依次是 6 个月、 4 个月、 2 个月、 1 个月的工资 。其中,大部分人的年终奖集中在2- 4 个月工资,因此本次宣布减半后,很多人的年终奖就变成了一两个月甚至没有。

    “之前拒了其他家薪资更高的offer,想着这边年终奖更多些,没想到是这个结果,难过。”一位滴滴的员工表示,很多人都怀着对年终奖的期待加入滴滴——他们中的不少人都听过 2016 年和 2017 年滴滴年终奖的“传说”,那两年滴滴正处于风起云涌之时,在年终奖上出手阔绰:其中 2016 年总共发了 5 亿的年终奖,每人至少 4 个月薪资,最多 10 个月。 2017 年年会上,滴滴也拿出了 100 个iPhoneX和 100 台macbook,连最低第一档的阳光普照奖也是每人 1000 元的出行大礼包。

    互联网三小巨头TMD(今日头条、美团、滴滴)之一的美团,近期也被曝裁员和年终奖缩水传闻。

    在 2018 年末,美团传出大批裁员的消息,有消息称,美团在北京望京的办公地大量应届生被裁,而且被美团收购的摩拜单车也开始裁员。据中国新闻周刊报道,美团对被裁员工的补偿以n(在职年限)+ 1 为准,并要求他们最迟在 12 月 26 日前走人。不过美团方面回应称网传大规模裁员为不实消息,该次是正常的业务调整,受影响员工不到员工总数的0.5%。

    在脉脉的匿名区,一位实名认证的美团员工说,美团赶在 12 月 31 日前裁员,这样可以不发年终奖,过了 12 月 31 日,强制20%的人年终绩效背C。“最少10%,部分团队20%。80%的部门都要求提高C的比例,只有极少数核心部门不敢动。”另一位美团员工则透露,今年C的比例是往年的两倍。

    据了解,美团的绩效分为S、A、B、C四等,C为比较低的等级。按照内部员工的说法,得一次C意味着年终奖寥寥,两次C证明不适合当前的职位,需要被淘汰。

    据一位美团离职员工称,美团原本的绩效制度是大致是“ 721 原则”:70%的人给中等绩效,20%的人给高绩效,10%的人给低绩效。

    在整体形势不妙的情况下,表现不好的业务部门首当其冲成为了“裁员”或者“年终奖缩水”的重灾区。多位美团员工证实,美团SaaS收银部和到店事业收单部,都有不同程度的裁员,两个部门未来或将进行合并。“SaaS产品的市场竞争力不够,又不肯老老实实搞研发,商家已经不愿意用这个平台了。”对于裁员,一位美团点评SaaS产品的销售称,业绩不好裁员可以理解,但是赶在年前裁员让人很被动。

    在互联网行业为年终奖有没有、有多少争论的时候,互金和区块链领域的从业者则为没有裁员而庆幸,“今年的年终奖是N+1”,一位原互金行业人士戏称,因为年终被公司裁掉了。

    没被裁掉的员工日子也不好过。某互金公司的在职运营人士表示,劳动合同里明明写着 15 薪,但是今年终奖到底有没有,有多少还没通知。“往年春节前一个月就已经通知了,今年不知道为什么还没有消息。”

    不仅年终奖没有信儿,连年会都没有着落。上述人士提到,他所在的公司往年的年会都在国外举行, 2016 年去了泰国, 2017 年去了越南,但今年的年会目前为止还不知道办不办。

    区块链行业的情况同样糟糕。近期,比特币交易平台火币网被曝裁员和搬迁,除了北京地区保留部分部门外,全国多地办公室在近期将搬迁至海南,并将员工数目从目前的 1380 人裁员至三位数。

    此外, 2019 年 1 月初,区块链媒体“核财经”遭遇欠薪风波,多位在职员工因讨薪被踢出公司群,随后核财经创始人在回应中承认公司遇到了资金问题。

    “区块链媒体是这一轮寒冬中最难过活的机构之一”,区块链媒体“耳朵财经”创始人潘海祥感叹。

    谁扼杀了年终奖?

    有人曾粗来做过统计,其周围熟识朋友中,有65%的人今年没有年终奖。如果说一个人的统计结果可能存在“幸存者偏差”,那么来自机构的调查数据无疑更具有说服力。 1 月 16 日,在线招聘网站智联招聘发布的一项针对 2 万名白领的 “ 2018 白领年终奖调查”显示,2018 年能拿到年终奖的白领不足 6 成,全国白领年终奖总体均值为 7100 元,较 2017 年的 7278 元出现了下滑。

    从行业来看,互联网行业白领能拿到年终奖的比例在 13 个参与排名的行业中垫底,仅有46.49%的白领表示能拿到年终奖。

    年终奖是企业经营状况甚至经济形势的一面镜子。

    2018 年上半年,《香港经济日报》曾报道,按照原本的规划,滴滴打算 2018 年的下半年以 800 亿美元的估值在香港上市。为此滴滴停止补贴和烧钱,收缩边缘业务,更加强调盈利。

    但 2018 年显然是滴滴“水逆”的一年。接连发生的几起安全事故将滴滴推到舆论的风口浪尖,几乎遭到全民谴责。去年 8 月 27 日,滴滴顺风车业务下线,至今没有恢复的迹象。

    为了弥补在安全体系上的缺失,滴滴大举投入,“升级安全体系”被放在去年 12 月初滴滴架构调整的第一位。

    于此同时,滴滴的江湖地位不断不挑战。 2018 年,滴滴和美团在网约车和外卖业务方面互有攻守,双方都投入了重金进行业务补贴,这些竞争耗费了资金和精力的对垒却没有获得实质意义的进展。

    2018 年 9 月 7 日,程维发布公司内部信,承认仅 2018 年上半年滴滴整体净亏损超过 40 亿元人民币。

    美团方面,自 2018 年 9 月20 日王兴在港交所敲响铜锣以来,美团点评的股价已经从 69 港元,下跌至 1 月 28 日的47. 45 港元,跌幅超过31%。 2018 年上半年,美团经营亏损约为39. 0 亿元,Q3 经营亏损 34.51 亿元。有分析人士认为, 2018 年美团在打车和外卖方面的补贴,也给其资金流造车了压力。

    在互联网寒冬里,不迟发年终奖已经成为了良心企业的标准。 1 月 20 日, 58 同城董事长兼首席执行官姚劲波在年会现场表示,不裁员、不减薪、不减少或延迟发年终奖,未来扎实服务好一千万中小微商家企业。”

    姚劲波认为, 58 同城的业务涵盖整个社会的存量资产,因此受经济周期调整的影响较小。去年Q3, 58 同城实现营收36. 268 亿元,同比增长33.2%,净利润7. 262 亿元,同比增长105.6%。

    年终奖“双刃”

    从法律的角度讲,年终奖不是必须,企业不发年终奖并不违法。

    但年终奖流行背后,被赋予了太多的含义,比如它是体现公司温情和人文关怀的一种方式,也是提升公司形象、吸引人才的招数。

    智联招聘发布的一份调查结果显示,有接近40%的人明确表示年终奖会成为选择是否跳槽的重要因素。

    但是年终奖并非总是带来正向作用,它是一把双刃剑。

    在腾讯,微信和游戏部门的年终奖令人艳羡。但有内部员工表示,大部分人的年终奖和其他公司差不多。但外界对明星部门高额年终奖的炒作,容易引发员工心理不平衡,也容易引发年后的一轮辞职潮。

    “我坚决反对年终奖的制度,年终奖制度是最落后的制度”,华为任正非曾表示,他认为应该强调项目奖,过程奖,及时奖,比如应有50%幅度的过程奖在年终前发完,如果发不完剩下的也不会发,以此逼迫各部门积极推行过程奖。

    “虽然年终奖只是企业薪酬福利体系的一个部分,但作为反映企业单位效益的重要指标之一,也会对员工下一年的发展预期产生明显影响。”一位智联招聘人力资源专家认为,在制定年终奖方案时,企业需要多方考虑,使得年终奖既能达到激励员工的作用,同时还需要适当平衡员工大规模流动的风险。

声明:凡本网注明来源:“锋声网”的作品,均为本站原创,侵权必究!转载请注明来源:“锋声网”并标明本网网址 http://www.fengshengw.com/shenghuo/196.html!本站未标识作品原创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权请立即与我们联系,我们将及时处理

推荐阅读

相关专题

热门标签

相关推荐

回到顶部
登陆锋声 ×


——其他登录方式——

  

——其他登录方式——

  
极速注册 ×


第三方登陆 ×

您正在使用微信第三放登陆



登陆

关联手机 ×

绑定手机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