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互联网
  3. 社交终局:多闪、马桶MT和聊天宝的人性与微信之战?
  • 分享
  • 社交终局:多闪、马桶MT和聊天宝的人性与微信之战?

    2019-01-18 15:19:05 来源:    0   互联网

    2019年1月15日,头条、王欣、锤子选择在同一天发布产品杀入社交红海。

    只不过最后的结果可能让大家失望了,没有《红海行动》的火爆,没有“勇者斗恶龙”的热血,没有“三英战吕布”的激情,更谈不上“江南四大才子”指点江山,又或者是社交新势力“F4”使命召唤;微信小小的挥了一下自己的“指挥棒”,张小龙绣口一吐“杀无赦”,人家这支“三国联军”瞬间就变成了“敢死队”。

    有人为多闪、马桶MT和聊天宝打鸡血,也有人为张一鸣、王欣和罗永浩的“无辜”鸣不平;自然也就有人看不惯微信和张小龙的“霸道”,一针见血。

    殊不知这一群心血来潮的人,还曾在1月1日埋汰过罗振宇只会熬鸡汤,又曾为1月9日张小龙的产品“洁癖”鼓掌;这才多久,互联网又开始选择性失忆了。

    不是说这种为失败者“鸣不平”的做法没有意义,只是你站在一个边缘人的角度在道德的“制高点”控诉成功者的做法“蛮横”就有点不明所以。

    微信的地位不是大风刮来的,它也遭遇过微博的封杀、来往的狙击、陌陌的偷袭、头条的战争和抖音的逆袭,不说九死一生但至少屡战屡胜之后才有了现在月活10.8亿的光景。

    熟人社交微信一家独大;兴趣社交微博稳如泰山;陌生人社交曾有陌陌留下传说,之后语玩和探探也算是不错;匿名社交不缺Soul、一罐、唔哩星球、Uki这些后来者;主打阅后即焚的也有echo、POP引吭高歌;坚持做LBS的也不缺Spot、AliceMap异想天开;把用户限定在学生群体的也有微脸Timing和Summer;专注于职场办公的有钉钉、Lark和脉脉;另外还有工具型社区平台抖音、秒拍、即刻、得到、简书、豆瓣、知乎、喜马拉雅和片刻;以及死在了通讯簿上的米聊、易信、来往、飞信、飞聊和子弹短信。

    要知道,站在微信的立场,所有妄图在社交纬度抢夺用户注意力和时间的,都照杀不误,当然,腾讯系的除外;封杀是它的权利、放行是它的气度,毕竟不管是多闪、马桶MT和聊天宝,还是张一鸣、王欣和罗永浩他们的出发点都没有想象中的那么“单纯”。

    之所以和微信切割主要还是为了避开微信的核心腹地想在“社交战场”上分一杯羹,怕误伤、怕遭遇、更怕踩雷,只是不曾想到不管多闪、马桶MT和聊天宝如何做、怎么说,微信都视若无睹依旧亮起了“红色警戒”。

    在这里我们说多闪、马桶MT和聊天宝是在“装腔作势”“蒙混过关”也好,我们骂微信“一夫当关”“独断专行”也罢,在这个既成的事实面前我们抬举谁、谴责谁意义都不大。

    尤其是微信已经进入了社交关系的下一个底层战场——小程序(小游戏),并且还有可能和Facebook、Google、Netflix站在同一条起跑线上挑战Apple基于硬件的App生态逻辑;也就是说微信已经走到了游戏通关门卡准备挑战最终Boss了,但多闪、马桶MT和聊天宝却只是刚刚“转生”在新手村。

    当然,我们并不否认“多闪”含着金汤匙,人家虽然是新手,但人家是“富二代”啊,抖音日活2.5亿、月活5亿的资源可不是谁都能给的。

    “马桶MT”也背负着极其重要的使命,它浑身沐浴着超神器“快播”的余荫,听说似乎还有区块链和人工智能加成。

    至于“聊天宝”一没出身、二没财气,但人家罗永浩从来都不是一盏省油的灯。

    相同的是多闪、马桶MT和聊天宝都背负着一个人、一个团队、一家企业的使命而来;不同的是多闪想要推陈出新、马桶MT打算另辟蹊径,聊天宝准备投机取巧。

    所以在“两微一抖”的社交网络大势之下,多闪、马桶MT和聊天宝能做的只有先“见缝插针”,然后再“伺机而动”;挑战微信,至少在目前想都不要想。

    一、多闪

     

     

    据官方介绍,“多闪是一款为年轻用户设计的视频社交产品,想通过发送视频聊天的方式来聚合亲密好友关系。”

    但事实上,多闪是把抖音的私信功能拿出来,做了一个独立应用,就像Messenger 之于 Facebook 。

    为了鼓励年轻用户在多闪聊天,它支持直接在聊天框内搜索表情包,且发布的随拍视频在 72 小时后就会转为仅自己可见;因此,它更像是Messenger 和Snapchat 的合体。

    而这个时候我们或许就能理解微信7.0版本更新,急于推出“时刻视频”(拍摄视频24小时后转为自己可见)的良苦用心;微信在朋友圈中塞入一个“抖音”,不就是在防备抖音把自己“朋友圈”化吗?

    虽然今日头条 CEO 陈林一直强调:多闪和微信要做的事情不一样,微信在做像手机通讯录一样的通讯基础设施,而多闪只是想做亲密社交;他希望微信不要把多闪当竞争对手,不要“格杀勿论”。

    但其实,相比于头条和微信的正面硬刚(抖音微信大战;2018年11 月 17 日,在今日头条生机大会上,宣布上线头条小程序功能),多闪用的是一种比较委婉、温和的方式打算突破微信社交的护城河。

    尤其是多闪只支持抖音账号登录的设定,它无疑为抖音2.5亿日活构筑了一条新的护城河,而一旦多闪成功,抖音就有可能像微信一样给抖音孵化出越来越多的生态子集,那些头条在抖音上无法实现的商业化运作,类多闪都能一一验证。

    抖音和头条不同,抖音的用户沉浸度明显高于头条,基于抖音KOL和用户之前的“强关系”,抖音的生态似乎潜力无穷。而微信封杀多闪,很大程度就是微信是过来人,她不允许第二个头条系“微信”的诞生。

    但是一件事情往往具有两面性,抖音的日活和月活数据固然喜人,但是用户的注意力有限,以前是没得选,但是现在到底是看网红发布的视频,还是看好友发布的视频就给用户人为增加了选择成本。尤其是多闪打出来的口号“亲密社交”,这对于抖音一贯的“视觉系”无疑是一种“争宠”。

    所以本质上,多闪是在“透支”抖音的想象力;当然,多闪的出现也可能倒逼抖音以往“视觉系”的“升级”,用户减少的注意力必然会影响抖音的整体流量,而这个时候抖音大量底层“抖主”很可能就会成为受害者。

    这无疑是一次人性的试验,讨好一部分顶层用户然后杀死剩下的底层“民工”,毕竟,他们已经完成了自己的历史使命。

    二、马桶MT

     

    据官方介绍,“马桶MT是一个人脉暗网,是朋友圈的影子,所有微信上看不到的听不到的,甚至是被删除的内容都可能出现在这里。”

    打开马桶MT App,这是一款集图片+语音+文字+投票+红包于一体的匿名聊天工具;用户可以发布“悄悄话”和建立话题“群聊”,在此过程中,可以添加红包,让参与的好友瓜分红包。

    马桶,这个词已经说明了这款App的本质——剑出偏锋。

    当然,这或许和王欣的个人经历有一定关系,王欣成就了快播的同时,快播也给王欣打上了标签;信奉“技术无罪”的王欣比信奉“算法没有价值观”的张一鸣更加“极端”。

    固然,快播是一款好的产品,却不符合伦理,而这个“隐患”被王欣又一次强加给了“马桶MT”——马桶是匿名熟人社交,依旧在道德边缘摩擦。

    虽然王欣解释过马桶的由来,而马桶也确实能够带给人某种“猎奇”的快感;但我们不能否认,马桶MT这款匿名社交App一诞生就承担着生命无法承受之重——如果只是微信封杀,还可能是微信怕了,但是接连官网、iOS下载失效,就一定是软件的本身有问题。

    虽然王欣本人回应过匿名社交的风险问题:以“人工+人工智能”过滤,杜绝政治敏感与色情,但显然,马桶MT并没有想象中的完美。

    我们知道匿名的最大隐患就是:在匿名的环境中,用户解开了现实的束缚,变得肆无忌惮,造成了谣言、政治、两性等与社交本质背道而驰的聊天内容不可控,最终酿成恶果。

    马桶MT显然知道这些人性的“阴暗面”,但它依旧做起了“匿名熟人社交”,这是在考验自己的技术水准,更是在考验人性。

    三、聊天宝

     

    据官方介绍,“聊天宝是一款可以获得奖励的聊天软件,聊天、看新闻、邀请好友、购物,都能获得奖励。同时,聊天宝也是一款超高效率的即时通讯应用,针对查看、发送及处理消息都做了大量优化。”

    聊天宝和罗永浩一贯的风格类似,锤子、坚果、TNT、地平线,这些包含“具象”感的命名似乎总能在消费者心中快速找到自己的定位。

    如果说多闪还有一种逛商场的感觉,琳琅满目;马桶MT有一种逛游乐场的感觉,兴致勃勃;但是看见聊天宝就有一种逛菜市场的感觉,意兴阑珊。

    当然,也不是说聊天宝就没有需求,就像天猫、京东大行其道之下依旧杀出了拼多多,在头条、微信的大张旗鼓之下依旧诞生出趣头条;换一个角度:如果说微信是短视频领域的“抖音”,那么聊天宝就是短视频界的“快手”。

    相比于微信对熟人社交,抖音对音乐创意社交的专注,快手和聊天宝就走向了另一个极端,更写实、更大众、更全面、是一种社区,更是一种平台。

    但不知为何聊天宝居然透露出一种10年代APP的年代感,尤其是整个金元宝式的LOGO和手机里的App格格不入。从某种程度上来说:延续自子弹的UI有多大创新先不说,聊天宝更像是一个以子弹短信为魂、吸收了趣头条、拼多多作为血肉的社交软件大杂烩,用户体验自然一言难尽;尤其是在用户推广上借鉴了趣头条的奖励机制,聊天宝导入好友有奖励,最多得2000元现金,我们不得不怀疑,老罗这到底是承受了多大的压力,做了多大的“妥协”?

    一边保持怀疑的同时,我们也需要给老罗一点时间,毕竟他就是那个站在“社交网络”门口的“野蛮人”,他在拿捏人类的本性:趋利;他打算用另一套逻辑撕扯出一片“无主之地”。

    我们可以质疑老罗的审美,质疑老罗对这一款app的“投入”,但是我们却无法怀疑老罗的洞察:在社交领域根本就没有机会,但下沉市场或许还缺少一个领军人。如果社交的下沉市场非要有一个巨头,那为什么不能是聊天宝呢?

    整体上来说:多闪是在现有社交网络生态之上的延展,是基于抖音硬刚微信的一种生态试探,它想走到微信的前面;马桶MT则是走到了现有社交网络的对面,它想在熟人网络和匿名社交之间搭一架桥;至于聊天宝更多的是基于市场方面的考虑,想要把拼多多和趣头条的成功复制到社交网络之上。

    换一个角度:多闪还算发挥正常,也不负头条系逮着机会就一拥而上的名声;到马桶MT就有些画风诡异,剑出偏锋,当然,这也符合王欣瞄准一个市场深度挖掘的性格;至于聊天宝,已经不是画风和阵容等等简单的问题了,老罗大概把锤子在硬件上的逻辑搬到了社交网络,我们目前面对的只是“初号机”,我们可以抱有期待,但是市场留给老罗的时间已经不多了。

    我们都知道当下的社交网络被微信“荼毒”已久,我们的一举一动、一颦一笑都活在微信的既定规则之下,2018微信“七年之痒”的时候就已经有无数人扛起了“逃离微信”的大旗,但现实是我们根本就离不开微信。

    在这种复杂的情感下,才会有抖音“节节攀升”,子弹短信“昙花一现”,我们需要新鲜感、需要微信之外的体验,刚好这个时候,多闪、马桶MT和聊天宝结伴而来。

    多闪迎合人性。

    聊天宝拿捏人性。

    马桶MT考验人性。

    迎合、拿捏人性本性的后果我们不得而知,但是试探人性的后果,绝不是一个人、一个团队、一家企业轻易能够承受的。

    最后,你别看多闪、马桶MT和聊天宝摆出一副和微信“互不相干”的架势,但其实它们的用心很可能是在抢占5G时代临门一脚最后的门票,张一鸣想要给抖音赋能的机会、王欣想要给自己的人生找到翻盘的契机、罗永浩想要给锤子找到一线生机;他们知道微信的强势、也知道自己的脆弱,但当下这个时代已经没有了给他们试错的机会。

    于是他们“揭竿起义”,这是他们最后的反扑,也是他们最后的“救赎”。

声明:凡本网注明来源:“锋声网”的作品,均为本站原创,侵权必究!转载请注明来源:“锋声网”并标明本网网址 http://www.fengshengw.com/web/119.html!本站未标识作品原创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权请立即与我们联系,我们将及时处理

推荐阅读

相关专题

热门标签

相关推荐

回到顶部
登陆锋声 ×


——其他登录方式——

  

——其他登录方式——

  
极速注册 ×


第三方登陆 ×

您正在使用微信第三放登陆



登陆

关联手机 ×

绑定手机 ×

×